临冬城的缝衣针

雨神。花园。大概这些。

这场雨持续三天了。

他坐在窗边,手执书卷,但毫无阅读下去的心情。她打理她心爱的花草,一言不发。庭院里的植物快被雨给溺毙,她却若无其事地继续修剪着已经很整齐的枝叶,眼睛凝视叶片上透明的露水。

他呼吸,萦绕在鼻尖的是雨水与泥土的湿漉漉的气息。“我该走的。”他说,更像是自言自语。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回答。

如他所料,那人只是沉默着。明明在干燥的室内,她却像是刚从外面跑进来一样,衣服被浸得很透,水珠从她苍白的指尖淅淅沥沥地淋下来,洒在花盆里,渗入了泥土。她黑色的眼睛看向他,明亮且潮湿。他动了动唇,却见她迅速地别过脸,将视线投入大雨侵蚀的庭院中。

“外面在下雨。”

他几乎可以闻到她口中散发出来的雨水的气息。

“再等等。”她顿了顿,带着些微恳求的柔软声音。“雨停了,你就能走了。”

这场雨已经持续了三天。

他不语,沉默地坐在窗边,手中的书也再未翻动。他侧耳静听,那些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还在呢喃着什么难以言表的爱意。

雨还是没有停。

——————————————————————————————

这是这个故事的中间一个片段。零散的,一个老梗,但想写出新花样吧?表达些不一样的。

她用一场雨,将他永远地困在了自己的花园里。

小良说,这种爱是不是太过自私?

但我觉得,爱都是自私的,只是人可以选择无私而已。

以上。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