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一期】有关于lol众人x你的故事(´▽`)ノ♪

✪本次出现的人物为:(觅心女王)艾希,艾希,艾克,雷恩加尔,娑娜,索拉卡。

✪私设成山。

✪ooc严重,文笔烂的黑历史。

✪想到谁就写的谁,不定更新二三期。

✪反正我觉得没人看就是啦哈哈哈自娱自乐。

✪小狮子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此为《萌刊》内部稿件,可给链接但禁止转载,虽然我觉得没人会转诶嘿嘿(´▽`)ノ♪

(所以我们的萌刊真的能做出来吗😂…)

那么以上(´▽`)ノ♪

一、觅心女王 艾希(私设版,也就是皮肤哈哈)

你献出了你的珍宝,匍匐在她的王座下,嘴唇亲吻她脚边的羊毛地毯。饱含着情深、渴望与难耐的呼吸。而女王轻蔑地微笑着:“这,便是你对我全部的爱么?”你微微掀起眼皮,瞟见了女王线条优美的踝骨。心神一阵恍然——“不,尊贵而又高尚的弗雷尔卓德女王。”你更加恭谦地将全身都拜倒在她的裙边,轻声但又清晰地说道,“唯有献出我的生命,才足以表达我对您永恒不变的爱意。”

耳边传来的是一声鄙夷的嗤笑。

你只是将头更虔诚地低下,不敢有半丝逾越。女王款款起身,走到你身边,倾身伸手抬起你的下颔。你顺着动作看去,女王的鬈发散在颊边,冰蓝如弗雷尔卓德一望无垠冰雪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你。

心跳再无法压抑。

(女王,请让我跪舔你!)

二、寒冰射手 艾希

“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弗雷尔卓德的冰原上,蓝衣女子面对着前方高大而又宏伟的城堡,握紧了她手里的弓——那是阿瓦罗萨的赐予她的礼物。城堡早已荒芜在了这死寂的冰雪大地上,不会有杂草丛生,不会有藤蔓疯长。这里只有来自死亡的宁静——或者再算上北风灌入建筑时的寒冷呼啸。会踏足废墟的只有冰雪中跋涉的狼群,他们幽绿的眼眸能让最勇猛的战士颤栗。

艾希却淡定坦然地立于冰川之巅,忧郁但坚定的眼眸向远方望去。那便是弗雷尔卓德——曾经统一而团结的国度。虽然如今早已分裂。而艾希的梦想,便是将这个破碎的弗雷尔卓德、一块又一块地拼接起来。不论付出多少血泪汗水,她也决不放弃。

就算艾希已经向族人证明了她的实力,但要真正统一这个支离破碎的国度,难于上青天。

你默默地站在她的身边,眼前那片空洞的废墟让你感到莫名的悲凉。“该去巡查了。”艾希平静地说。你微微失神,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回应。艾希偏过头,对上你的目光,有些莫名:“怎么了吗?”你一怔,摇摇头说:“没什么。”她似是感应到了你内心的唏嘘,放眼望向这片寂寥的土地,轻声地说——

“我以阿瓦罗萨的姓名起誓,弗雷尔卓德,将会再次统一。”

寒风呼啸着鼓动她柔软的银色长发。誓言铿锵有力。

现在没有什么能比她的信念更为坚定。

(感觉没写出情感啊……管他的,艾希是我的(。ò ∀ ó。))

三、时间刺客 艾克

和他在一起的话,你的步伐要快到能穿越四秒的时间,因为他不会为了你而放慢脚步。就算你是他的恋人也一样。艾克总是在肮脏杂乱的祖安街头乱窜,从这一片废墟钻到那一条巷口,和他们大声闲扯,谁在废墟里淘到了什么好东西、哪个地方的小混混居然抢劫老人真是该死……偶尔有一个铁皮罐头那简直是天大的好事,他们在巷子里把它踢得乒乒乓乓地响,住在阁楼的老太太会颤颤巍巍地把头伸出来,大声抗议着“艾克!你这聒噪的小崽子,滚出我的巷子!”他们一溜烟就跑,到头来还是你一而再地和老太太道歉保证再也没下次……虽然并没有什么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是这样,精力旺盛得无处发泄,一言一行都幼稚得如此天真可笑。

“你就不能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你不止一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有些委屈,还带点幽怨。

时间刺客用拇指抹了抹鼻尖,不置可否地笑笑。

但只有和你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说起他的时间卷曲器,Z型驱动共振,他骄傲的发明。他会兴奋地和你扯一些你听不懂的名词,在你努力配合但难掩懵懂的情况下嘲笑你,然后又絮絮叨叨着什么,在你一脸寂寞与失落时,伸手揉揉你的头。

“傻子。哈哈哈!”艾克放肆地大笑。你赌气给了他一拳,他装着惶恐害怕的样子倒在地上、用手捂着心口说:“你……你居然打我!”你忍俊不禁拉他起来,他又拎起他的武器摆出弹奏吉他的姿态,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节奏音节、投入得很,就真像是正被万众瞩目的摇滚巨星。而你被逗得哈哈大笑时,他却突然帅气地一甩头、单膝跪下,伸出手指向你——

“这位小姐,你愿意陪我穿越每一个相隔四秒的时空么?”

那一瞬,窗外的斜阳给他的身影镀上一层光晕。旁人看来傻气的造型和姿势在你眼中也变得帅气无比。你怔在那,唇微张,眼眶有些莫名的湿。但很快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答案什么的,还需要询问吗?

“我当然,愿意。”

(啊啊啊麻麻艾克撩我!我要嫁给他!!艾克小天使来我怀里啊啊啊!)

四、傲之追猎者 雷恩加尔

猎人背回了今天的晚餐,将它放在了你盘起的腿边。是一只死去的麋鹿,他用干净利落的手法迅速地了解了这只可怜的小东西。猎人并不想要折磨谁,或者说、这只太过寻常的麋鹿实在激不起他挑战强者的欲望。他兴趣缺缺地捕猎归来,只是好让待在兽穴的你不用饿着肚子。

你欣赏着满穴的头颅、巨角、利爪与尖牙,戳弄着不大不小的篝火好让火苗燃烧得更旺,然后用树枝插起割下的一小块鹿肉,不紧不慢地烤制。雷恩加尔并不喜欢这种人类的调调,就算他是被身为人类的传奇猎人养大的也一样。但他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仔细观察着你的动作。

你转头看见他专注的眼神,呼吸带动着他的毛发拂动。你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轻轻地触碰它的爪子。他怔了一下,有些别扭地将锋利的爪锋收回去,然后将掌心的肉垫按在了你的手心。好可爱啊,你笑眯眯地想。长年在丛林穿梭的猎人的肉垫不可能像那些养尊处优的家养宠物一样柔软。它粗糙到磨得你的皮肤微微发疼。但你看得出来,雷恩加尔在尽量放松自己的爪子,好让你可以更方便地握住。不柔软又怎样呢?你用力地握紧了他的手,撒娇般摇晃了两下。雷恩加尔愣了愣,这个傲视丛林的王者居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似是犹豫了半晌,他终是起身走向你,小心翼翼,从背后轻轻地将你搂住,生怕自己力气掌握不当弄疼了你。确认你这样的确很舒适后,他将下颔抵在你头上,放松了肌肉,喟叹了一声——喉中发出了“咕噜咕噜”的细微声响。你舒服地倚在他怀中,抬手触碰他的脸颊。“Rengar……”你呢喃着他的名字,而他将你搂得更紧了一点。

洞穴很温暖,橘黄的火苗跳动着,像舞蹈着的精灵。刚刚来到这里时,你恐慌过,失控过,也哭得撕心裂肺过。但现在你已坦然,你不惧这片幽暗深林的任何危机。因为你遇到了他。因为将你拥住的猎人,永远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你就在他的怀中安稳地睡去了——没有一丝警惕与不安。就这样,直到下一个、以及未来无数个黎明的来临。

(不用怀疑,文中的“你”其实就是作者!也就是本人!嘿嘿嘿嘿小狮子ԅ(¯﹃¯ԅ))

五、琴瑟仙女 娑娜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你,嘴角永远有那抹纯洁的弧度。就像她平日里无数次对你露出的笑容一样。你的身边不乏美人环绕,但不知为何,这个拥有缺陷的女子似乎天生有一种魔力。只要她在场,你的目光就不会离开她半分。她的面庞、她的琴弦、她的旋律,你痴迷其中。只要她在安然地对你微笑,你便会莫名地心安、只觉世间“岁月静好”——多美的幻想。

而此时,琴瑟仙女拨动她的琴弦,碧绿的光芒将你笼罩在了一片通透的保护层中。身体的伤痛仿佛瞬间被治愈,你飘飘欲仙,渴望求着愉悦。但你抬首时,一眼就看见了那双温柔的蓝色双眸。殷切、希望与忧郁并存。她在微笑,葱白的手指拂动着琴弦,行云流水。她挡在你的身前,为你承受住了那毁灭性的伤害。你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倒下,她眼睛有悲伤,也有殷切的希望。永远无法发声的嘴微微翕动着,无言地诉说——

—我是一个永远无法诉说心中愿景的琴师。

—那么,你可知道……

—我一直爱着你。

泪水涌出了你的眼眶。

(大概就是琴女团战时奶自家ADC最后一口帮ADC挡住伤害让ADC继续输出后就回泉水了的故事。哈哈哈。)

六、众星之子 索拉卡

她被众星惩罚的那一天,你在场。而她并不知晓,你看着她那悲痛而绝望的面庞,心如刀绞。她拯救了她的故乡,却被收回了神力,再次沦为凡人。她是艾欧尼亚的英雄,可她内心的哀伤只有你懂。很多年前,你就开始陪伴着她研究魔法。索拉卡是个虚心规矩的学习者,也是个才思敏捷的天才。最终她的探索超越了符文大陆的天空,为她带来了召唤星辰的力量。这是幸运,无可比拟的荣耀;但她也不幸,从神又一次跌落凡尘。索拉卡在彷徨,不知何从何去。你想安慰她,拥抱她,可每一次都在最后一秒却步。

当索拉卡加入英雄联盟的消息传到你耳中,你有些惊讶,但细思一番,也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你注视着她迈着坚定的步伐离你远去,你永远也无法跟上她的脚步。但你已释然,只在内心祝愿她终有一天,能实现自己的救赎。

她将再次与众星为伍。

(写完这个,我要死了。虽然玩了这么些局,但果然我还是不会写星妈啊,所以全篇都是“你”的视角…)

【一期tbc】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