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hhhhhh晚夜没写完的字母前戏(ฅ>ω<*ฅ)

后背狠狠抵上冰凉的墙面,一双有力的手地按住他的双肩,撞击的痛楚让他下意识想要反抗却只能被死死地扣在面前这个男人的双臂之间。

      “你个…混蛋…”身体越来越无力,只能依靠着墙壁强忍着全身上下的不适,从来没有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这么不受控制的想要瘫倒在地。

      “谢谢你的评价。”男人按住他双肩的手突然松开,他险些膝盖一软跪倒在地,指甲死死地扣住墙壁,他可以清晰地听到墙壁和指甲之间的声音。

      如同他的意识一般,正在慢慢磨损,化成绵绵的细沙被这个男人玩弄手掌最后一点一点的洒落。

      男人的身子开始慢慢接近,他的最后防线也被击毁得一败涂地,带着笑容扶住了他向前倾倒的身体,十分满意他不含蓄的送入怀抱。伸出舌头细致的舔着他耳朵上的耳钉然后慢慢向下移动,从脸部的轮廓到脖颈他的反应都是止不住的发抖,带着私心的男人咬上了他的脖颈。

   

永远是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