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黑历史向:渣到爆的利笠奇怪十五题

一、非插入式性行为。

   

      『呼……嗯……松、松开!咿呜!——』

   

      『哦呀哦呀,才不过是抚摸就如此敏感么?Mikasa,真想让艾伦那小鬼看看呢,你现在的样子……』利威尔冷漠而又戏谑地嘲弄着,忍不住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利威尔……你混蛋会造报应的!』三笠羞愤交加,想挣扎,可手被他抓紧,双腿被他绞住,有力气也使不得。

   

      『这句话你昨天就说过了啊,小鬼。』他淡笑,慢慢开始了邪恶的动作……

   

      『你!……啊……呜呜呜!……』

   

      无良作者什么都不知道。

   

      只记得韩吉好像不小心闯进去看见某两货在【koujiao】而已。

   

      [我发誓我写完这个真的不好意思了……只是我脸皮超厚看不出来而已……]

   

      二、年龄差

   

      “人类最强”和“最有希望成为第二代人类最强的人”要结婚的消息犹如一颗氢弹炸响在Wall

      Mary的境内,刹时间人神俱震:艾伦一口茶水像尼亚加拉大瀑布一样奔涌喷出,萨沙口中叼着的鸡骨一不留神卡进喉咙滑进胃里,让的泪水流淌得汹涌澎湃不到天荒地老死不罢休……

   

      唯有韩吉一脸淡定与窘迫——因为这件事他一早就猜到了,一周前兵长那比鬼还阴冷可怖的目光和三笠如变色龙一样一下白一下红的脸那可是一个记忆犹新!最后自己被炸掉的实验室……谁干的还用说么?!

   

      可大家嘶吼出来的一句让三笠陷入了沉默:

   

      『三笠!兵长大你十九岁啊!可以当你父亲了啊!』

   

      安静,大家看她,她在沉思。

   

      让突然觉得还有希望,不禁上前握住三笠的手:『三笠,不要结婚,和我一起,我一定会努力守护你,不比兵长差,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比、兵、长、高!』

   

      比兵长高……

   

      兵长高……

   

      长高……

   

      高……

   

      【上上行是兵长梦想无误눈_눈(捂后颈)】

   

      『小鬼们……』

   

      众人后颈一凉。脖子像淋了三天雨又没润滑的机械关节,死活拧不过来。

   

      利戚尔踱步走上前,目光冷到冻人,来到三笠身边。三笠还在沉思,让早已在极度恐惧中吓得僵硬了身子。

   

      『小鬼就是小鬼。』利威尔嘲弄地想,伸手拍开了让的爪子。

   

      『兵长真的要和三笠结婚吗?』这时女神小心翼翼地问,『可是,年龄……』

   

      利威尔冷笑一声,说:『真爱没有年龄束缚。』

   

      『就算我们年差十九,三笠……』兵长搂住三笠,『我也依旧爱你。』

   

      沉默一瞬,掌声轰鸣。

   

      只要有爱,年龄与身高不是问题。所以,再见了,我祝福你,三笠。——让。

   

      ———————————————————————

   

      『三笠?』

   

      『……』

   

      『三笠!』

   

      『呃啊!利威尔……大家呢?』

   

      『走了。你刚刚在想什么呢?』

   

      『……是这样,刚才他们说你都可以当我父亲了,我想,我们结婚后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父亲”呢?』

   

      『……』

   

      『利威尔?』

   

      『小鬼,你以后哪天叫了我除了“老公”或“利威尔”以外的称呼,我就操哭你!还有,明天你别想下床!』

   

      『……什、什么?!』

   

      三、饥饿

   

      三笠饿了,她去找萨沙,于是萨沙的储蓄粮全没了。

   

      兵长饿了,他去找三笠,于是三笠的第一次就没了。

   

      四、疼痛教学

   

      三笠在一次壁外调查中铩羽而归,所领导的小组受重创,只因关键时她一心一意保护艾伦,而忽略了整个团队。

   

      回来汇报任务后,兵长无情地扇了她一巴掌。三笠沉默后,轻声说,对不起。

   

      这一巴掌,痛么?

   

      她迟疑下,最终点点头。

   

      这不是教育,是教训。兵长冷声说。这只是皮肉上的痛,不过三两天就可以好,而心灵上的愧疚、疼痛——利戚尔指指心脏处——它会一辈子尾随你,永远无法痊愈。

   

      明白了么。兵长用的陈述语气。

   

      我明白了。三笠用的肯定语气。

   

      此后,每次三笠的壁外任务都完成得相当出色,即使失败,损失也在众人努力之下降至最低。

   

      这是那个人的功劳。

   

      三笠在接受表彰时,心里满是他。连敬礼时,想的也是:

   

      为利威尔兵长——献出心脏吧!!

   

      五、如果你要杀死我

   

      韩吉有一天作死地问兵长:要是有一天,你夫人三笠要杀死你,你会怎么做?

   

      兵长微抬眼,又垂下继续批文件,说:

   

      在床上做。

   

      ……

   

      【韩吉内心:兵长等等等等你你你!——你是不是跑题了——这这这这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六、你的味道是?

   

      兵长曾嘲弄三笠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身上满是奶香味。

   

      三笠不反驳,她只是说:兵长的身上才有奶香吧。

   

      何出此言?兵长疑惑。

   

      我在兵长身上闻到了西边牧场送来的牛奶的香气。

   

      ……操翻你啊。

   

      七、背对背入眠

   

      利威尔夫妇为了一只叫艾伦的小天使吵了一架,起因是小天使在任务中偏离原计划独自行动,然后斩杀了一只奇行种,却也让队伍乱了阵脚,好不容易才调整过来。

   

      因此,兵长执意要严惩小天使的无组织无纪律。而兵长夫人则认为小天使护团有功不该罚。两人为此还引发了一系列争论。

   

      争论结果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当晚兵长宅没有传来令人碎节操的呻吟。民众表示很欣慰,因为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而据民众韩非子(化名)透露,兵长第二天眼圈很重。另一方民众小团子(化名)透露当晚用望远镜偷窥时看见兵长夫妇是背对背入眠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让我们一同去探索……

   

      —————————我是真相—————————

   

      利威尔和三笠背对背,侧卧在床上。

   

      俩傲娇都在赌气。

   

      哦凑咧只是为了一只小天使至于么★△★

   

      两人都后悔了,但两人都不肯拉下脸道歉,于是开始找借口:

   

      艾伦是我的唯一的家人啊家人!我只有他一个家人!利威尔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太讨厌了!——三笠。

   

      [其实吧三笠,现在从法律上讲,兵长才是你唯一的、合法的,家人/w\]

   

      啧!死小鬼还惦记艾伦,有没有把我这个正牌丈夫放眼里啊!艾伦那小鬼我非罚不可!——利威尔。

   

      [等等兵长公报私仇不好吧?喂喂别虐我家小天使啊!!]

   

      内心波澜壮阔哉,两人却依旧背对着。

   

      有点不安了。

   

      怎么办呢?

   

      『我是不是……太偏袒艾伦了?』三笠想,有点后悔,『利威尔,似乎,也没错啊……』

   

      『再怎么说,艾伦也保护了团队,我是不是有点严厉?而且还……』利威尔想,三笠的呼吸声传入耳中,『公私不分?』

   

      纠结的人不要惹。两人都在冒黑气。

   

      嘛明天认个错好了……我才没错!只、只是讨厌冷战而己!所、所以才会去认错啊!

   

      [他们都来自“不傲娇会死”星。]

   

      如此想着,两人心安不少。

   

      依旧背对背,睡了过去。

   

      [我觉得这篇OOC好严重!真的好严重!]

   

      八、偏执症

   

      三笠的宝贝是那条红围巾。她除了洗澡无论如何不会取下来。

   

      而由于围巾的来历不纯,利威尔为此吃尽了老坛陈醋。他绞尽脑汁想毁了那条围巾,可每次都被三笠阻止。

   

      动我围巾?想都别想!

   

      三笠倔强地要守护围巾。

   

      兵长固执地要毁掉围巾。

   

      可二人的感情却没有破裂,反倒多了一层默契。

   

      这待么什么鬼魂默契作者你滚出来解释啊!【掀桌】

   

      九、痛感迟钝

   

      『三笠!!』

   

      巨人的手直直伸向那个黑发少女,利威尔惊呼,继而怒不可遏地冲上前,不顾飞溅的乱石碎瓦,狠狠地削去了那个巨人的后颈,稳稳落地。而一切不过电光石火间。

   

      『兵长。』三笠飞奔过来,看见兵长肩上被碎瓦浅浅划开的皮肉,沉默了一下,说,『对不起,害您受伤。』

   

      『哈?』利威尔往右侧一瞥,伤口这下才有些许不适感,『哦,没事。光在意你去了,没发觉。』

   

      利威尔的语气很无所谓,而三笠心里却微微悸动着。

   

      『走了,小鬼。再敢让自己陷入危险就削了你啊。』

   

      利威尔飞跃在前,三笠紧随其后。不知为何,三笠看着这个“人类最强”的背影,像是看到了整个世界。

   

      十、犯罪者

   

      三笠犯罪了。

   

      因为她在冲动之下杀掉了那些人,那些说要杀死巨人化艾伦的人。尽管艾伦只是这世上最后一只巨人。

   

      利威尔犯罪了。

   

      他杀掉了所有与他们为敌的那些人,那些贪污腐败压榨百姓的人。他很狠。

   

      858年六月,除一个名为艾伦的半巨人外,巨人全灭。

   

      858年九月,“人类最强”与其妻三笠、妻弟艾伦、爱尔敏叛逃出壁外。至今不知所踪。

   

      野史称,十年后,埃尔文团长收到了来自“叛徒”的一封信,信上是一片波涛起伏的蔚蓝,它的名字叫海。此时已有少量人口迁徙而去。

   

      十一、慢性毒药

   

      第一眼看见他,三笠就知道自己沦陷了。

   

      他比毒药还毒。可她居然到最后才发觉。

   

      她为利威尔,离开了家族,被FBI通缉,到后来众叛亲离。

   

      可她痴痴地,义无反顾。

   

      利威尔在她耳边呵着气:乖孩子。

   

      他笑。她看见他笑,自己也笑。

   

      沦陷于他有毒的温柔。

   

      黑道上从此开创了一个无人超越的传奇。

   

      属于他们的传奇。

   

      [觉得双花这样子“最强x次强”一起打天下也好有爱w~腐朽的爱恋啊!~]

   

      十二、强制性●虐待与人格侮辱

   

      被囚禁的第一千零九十五天。

   

      三年。

   

      三笠觉得好困。

   

      在一个如此大的古老庄园,只有她和二十来个奴仆。

   

      她出不去。会被拦住的。

   

      是利威尔的命令。违抗只会遭受更重的惩罚。

   

      她累了。

   

        ————————————————————

     

      夜。

   

      她在无力地喘息,带着悲伤的痛楚。利威尔在肆虐,她的手反绑在床头,身上一片青紫。

   

      三笠恨。

   

      她恨自己无法恨他。她终究爱他。

   

      又是一次高潮,利威尔冷笑着抽离,怜悯地捏起她的下巴,又带着嘲弄:看看你的样子,三笠。真可悲啊。

   

      迷雾朦胧的泪眼。

   

      他囚她,他爱她。

   

      再来一次……他低沉着嗓。

   

      又是一轮沉沦。

   

      病。

   

      十三、幻觉残留

   

      利威尔总是看见一条红围巾在空中飞扬,然后那个黑发女子走过来,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他回以一个上扬的唇角,也伸手握住她的手。

   

      然后她的身后总是出现无边无际的黑暗,一点一点吞噬她,一点一点撕裂她。她的手真滑腻啊,他抓不住呢,紧紧地扣入肌肤也抓不住。只能看破碎的她飘散在黑暗中,而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做不到,呢。

   

      ……

   

      『……利威尔?』

   

      『……』

   

      『利威尔!』

   

      利威尔猛地回过神。自己的手往前伸,弯曲成一个无力的弧度,而眼角有些湿润。不知何时来到的韩吉立在一旁有些不安地看着他。利威尔轻咳一声,眼神恢复了冷漠。他摆摆手,起身离开。

   

      韩吉目送利威尔孤寂的背影,不由得发出了微弱的、绵长的悲叹。

   

      ……

   

      857年,调查兵团兵长之妻,三笠●阿克曼,殉职。

   

      867年,调查兵团兵长,利威尔,病逝于妻子墓碑边。

   

      十四、猎人与狮子

   

      利威尔篇: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狮叽!它可矮又聪明,它傲娇有洁癖!它天天蹲在森林边缘瞪着死鱼眼,却只为等那猎人三小笠!~啊可爱的小狮叽!啊执着的小狮叽!~他有一天啊终于等到猎人三小笠!然后立刻扑倒把她拖回去~

   

      三笠篇: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小猎人!她面瘫又伶俐,她善良有爱心!她不屈不挠出入在这幽暗森林里,却只为捉到某只小狮叽!~啊可爱的三小笠!啊执着的三小笠!~她却没料到有一天会被狮叽偷袭!被它屁颠屁颠地拖回家去~

   

      [大家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唱出来w至于“小狮叽”,大概算一种婴儿腔吧嗯嗯哒,别介意!/w\]

   

      十五、疤痕

   

      利威尔从三笠的身后环住她的腰,沉睡着。三笠却睡不着。

   

      她感受着利威尔的体温,一边抚过他强健有力的小臂。有一块突起。她查看,那是一块伤疤。三笠心疼了,因为这是利威尔当初为了救下己经被巨人握在手中的她,而不小心受伤留下的。于是她托起手臂,用微凉的唇覆上疤痕,然后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一下又一下。

   

      『好痒呢,小鬼。』

   

      耳边忽然传来的湿热惊得她一个颤栗。利威尔不知何时已转醒,此时正舐弄着她的耳垂:『怎么,三笠,睡不着么?』

   

      说话间,三笠只觉一只手不安分地伸进了她的睡衣里。她的脸腾地红了,赶伸手阻止:『不……利威尔,我、就要——啊!睡了,别,你——唔嗯……』

   

      『安静。』

   

      利威尔反压住三笠。

   

      『果然一天不调教就安分不了呢。』

   

      『唔……哈……利威尔,呀!……』

   

      嘘,夜深了哟。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哦~

   












      【Fin.】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