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刀子的世界观,有关于我们死亡的故事。(上)

一共12只的我们,这次还只交待了三四个人…所以大概有中、下。

大概算是CQR的同人吧。存档留念。

——————————————————

很多年后,我们所有人,最终都死去了。

有的在那场战斗中牺牲了自己,英年早逝;有的幸运地存活了下来,带着其他人的意志,寿终正寝。

人类的寿命比魔龙的要短太多太多。黛丽安离开的那一天已是白发苍苍,禅德利温柔地抚摸着她脸上的皱纹,用依旧年轻有力的臂膀拥她入怀,亲吻着她枯朽的嘴唇,注视着她在自己的怀里,微笑着停止了呼吸。门外的臣子宣布了女王的死讯,举国哀悼,而禅德利不发一言,静静地参与完整个葬礼后便消失在了宫殿中。从此以后,包括魔龙族,也再没有人见过他的踪迹。

世人皆传,明兽人的教皇梅恩克里茨,与暗之国度的人类王室交好,曾有好事者妄图从他那里打探消息,德高望众的教皇也只是微笑,从不回答。

他还记得,他曾经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安葬在了里希尔山脉最为险峻的群山之间,只有黛丽安和禅德利同他一起,将少年的骨灰挥散在空中。凛冽的风穿梭在年轻女孩的发间,她说,小时候我们经常会坐在王城城堡最高的塔顶,哥哥会亲吻我,梳理我的头发。我们约好要活在风里,而现在,他终于先我一步做到了。

教皇老了,有很多事都已经记不太清,倒是这一幕,在他最后的生命中,还时不时会回想。每个晴朗的日子,他都会邀请或受邀于皇后陛下,在午后的花园中一起惬意地享用新鲜烹制的茶点,回忆过去,打趣年轻的愚蠢与欢笑,当征战的喧嚣淡去后,难能可贵的宁静,他们一直都很珍惜。梅恩能坦然告诉薇安这件事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即使是寿命长于人类的兽人脸上,也多了许多细密的皱纹。薇安膝上卧着她的小孙儿——小家伙在熟睡,她一下一下抚摸着他柔软的金发,轻声说,我记得当年的禅德利,可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和黛分开呢。

梅恩克里茨啜了一口红茶。一直都没有变过,他说。

里希尔山脉的北风每年都会给王城带来凛冬。薇安抬头微笑。那么,她也在这风里了吗?

年迈的教皇也舒展了面庞。是啊,他们一起。

——————————————————

po上来督促下自己…下节交待洛安塔、库尔茜,然后再是阿卡蒂诺和伊萨伦、落基和班德尔他们。

以后会把设定都放上来。说是刀刀的世界观,实际上有一大半都是我他妈帮忙设定完善的,淦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