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雷恩加尔的狩猎荒原(有关于亚索的问卷)

空间看见的双人问卷,本打算和一个朋友填写这个问卷。但尴尬的是,他主皮亚索,我很少正经语c可一直都喜欢披雷恩加尔的皮…而这两个人(或者说有一个半人)在背景故事里毫无瓜葛,就算强行拉郎也只会漏洞百出。于是干脆开了召唤师峡谷与战争学院的设定,算是用中野互动让二人有了交集。

然后就有了下面的问卷,这是我的部分。他的部分貌似还未完成2333

预警:
-欧欧西严重。
-角色全是个人理解。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ky退散!

双人问卷。
//三十六题(角色问答/双人问答/如果的事/场景写作)
//有人要一起来玩吗?
//角色CP填写最佳。



—角色问答。

1.五个关键词自我介绍。
猎人。肉食性。落地秒。追求强者。坚韧。

2.最擅长的事。
反野。追捕猎物。切后排。

3.最遗憾的事。
还没有将那只虫子的头颅割下。

4.角色的终结点。
最终,卡兹克的利爪穿透了心脏。

5.与角色关系亲近的人物。
并没有。非要说的话,很在意卡兹克。

6.让角色难以忘怀的三件事。
幼年被族人抛弃。成为猎人。遇见卡兹克。
(峡谷:单杀卡兹克。被卡兹克单杀。被对面围殴然后被卡兹克收走人头。)

7.角色一整天的活动安排。
训练以确保技艺未生疏。在召唤师峡谷战斗。

8.角色喜悦或愤怒时的反应。
兴奋,压抑着发现强敌的狂喜,握紧手中的弯刀,收敛气息,等待着机会随时准备纵身跃出草丛发出致命一击。
武器也被抛开,暴怒到完全没有抑制住兽性,开始嘶吼,用利爪抓挠,尖锐的牙齿试图嵌进对方的身体撕扯下敌人的血肉。

9.角色临死前会想些什么。
脑内流蹿的,有很多很多。幼年被部落遗弃的失望与羞耻,再是被传奇猎人收养、为生存而成为猎人的艰辛,还有遇见卡兹克与之战斗后的懊恼与兴奋,最终弑亲时的矛盾与失措、但还是手起刀落的杀伐果决……
以及召唤师峡谷。
在峡谷征战的岁月,是这一生最愉快的日子。虽然一向只喜欢独自追猎,但偶尔有队友的辅助配合,似乎也能带来别样快感。
但终是要和这一切说再见了。

—双方问答。

1.对于对方的称呼及后期变化。
亚索,从未变过。偶尔会有“托儿索”的嘲讽。

2.双方关系及渴望成为的关系。
合作伙伴或者势均力敌的对手。

3.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及最终定型印象。
一开始在他身上嗅到了令人不快的气味,也许是孤独,也许是颓靡,只对此有点嗤之以鼻。但后来才了解当年他被污蔑的悲愤,以及深埋髓骨的骄傲与不屈。于是这么认为——亚索和自己很像,不被理解时的痛苦,被族人追杀的怨恨,但最终奋起决定抗争命运时的坚强。或许他会嘲讽自己的看法吧,反正只是一厢情愿地想想而已。

4.与对方经历的印象最深刻的事。
貌似挺多,但要说又说不出来。最近一次是去中路抓人对方交闪逃走,他非要越塔,然后被赶来的卡兹克收割双杀。别的打野也就算了,可那只虫子得意的笑脸实在是让人怒不可遏。于是便将气全往亚索身上撒。(然后就吵起来了。)

5.渴望与对方一同完成的事。
中野联动,打爆对手。(如果对面有那只臭虫子就再好不过了。)

6.联系双方关系的重要纽扣是。
中路和打野的合作关系。如果配合得当,可以毫不留情地杀穿对面,获得胜利。

7.与对方起过最大的矛盾是源于。
有关于该不该越塔、让不让人头、给不给红、去不去拿龙而产生的矛盾。

8.对于对方尺度最大的幻想。
“……对他能有什么幻想?!”脸上写满了震惊,不受控制地有些面红耳赤,但还是尽快镇静。“咳,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想要和他达成天衣无缝的战术合作,尽快拿下优势吧。还有,他最好不要在我去反野时理直气壮地收了我的红!”恼怒挥了挥钢刀。

9.想说却未说出口的话。
“我想要红。”每次都想表达自己对于亚索强行拿自家红的不满,但看到他buff加身便开始大杀四方的架势……“…算了。”小声自言自语一句,瞪了一眼在敌方尸体旁挑衅回城的亚索,“大不了反到对面无红可用。”

—如果的事。

1.如果对方变成十厘米设定。
沉默一阵后,拎起小人放到肩膀上让他揪稳自己的毛,然后送去战争学院本部寻求帮助。

2.如果对方喝醉了一头倒在你的床上。
“走开。”不满地低吼一声。然后试图把这人拖下床来。“要睡,滚去我洞穴外面睡,你把我床都醺臭了。”

3.如果你能为对方拍摄一张照片,你会选取的时刻。
大概是风吹起五人后狂风绝息斩的那一瞬间。

4.如果发现对方在进行违法的事。(杀人/贩毒/吸毒/奸淫/抢劫/偷窃等)
“杀人?”不以为意,“我杀死过人类,也杀死过同族。有必要的杀戮是可行的,说到底,人也只是动物而已。”

5.如果对方嫖娼没有带钱向你请求帮助。
“…我没有钱。或者说,没有你们人类通用的货币。”认真地拒绝,“我并不反对你去找雌性发泄,我能理解你们的欲望,就像我们兽类也会发情一样。但很抱歉。如果可以,你拿这个应该能换一点钱。”默默递给他自己用稀有野兽的骨头雕刻出的小雕像。

6.如果对方与你立场相悖。
握紧手中的弯刀与钢爪,凝视对方。“这次我们不再是队友,我不会留情。”顿了片刻,开口,“也请你使出你全部的实力。”

7.如果对方死去。
“都说了不要越塔了啊!有完没完啊!!”

8.如果在异世再次相遇。(可自带异世设定及给予双方的人物设定。)
摸了摸脸,再揉揉头,不可思议自己俨然已变成了人类的身体。武器也不见了,盔甲变成了柔软的、却又叫不出名字的奇怪服饰,编在发尾的猎物的骨齿像是从来都不存在过。这便是召唤师的世界吗?警惕而又茫然地看向四周,陌生的环境让自己感受到了极强的不安。略一偏头,看到就在旁边的一个熟悉的身形,忍不住一愣:“亚索?你怎么也在这?”

9.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最渴望与对方回到。
“不需要时光倒流。”意味不明地轻嗤一声。“他的曾经我并不在场,我的过去也没有他的参与。但我想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要面对的只是未来而已。”

—场景写作。(…我知道为什么cp填写最佳了)

1.同床共枕。
如果以地为床,以天为被,那么那次满月之夜醉酒后,确实算是同床共枕了一次。

2.结伴同游。
“你把线推过去,对面红刷新了,我们一起去蹲他们打野。”

3.赠送糖果。
“他们说,今天是万圣节,然后把这些小玩意儿塞给我了。”摊开爪子,中央是被糖纸包裹住的甜点。“我是瓦斯塔亚人,吃不惯人类的东西。你是人类,你要吃吗?”

4.赏灯/赏月/赏花等。
“我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月亮,不过是一个圆圆的,会发光的球体而已。要说好处,也只有在深夜里能为我照亮我行走的路。”接过他的酒袋,小心不让利爪划破皮革,然后仰头灌了一口,差点被辛辣的酒味给呛到。
但是啊,偶尔坐下什么都不想,不去回忆过去,不去考虑如何拧下那只臭虫的头颅。抬头看看天空,也觉得那轮散发的柔和光辉的圆盘,还真漂亮。

5.劝慰。
“不就是被单杀了一次嘛。不是你的问题,是今天的召唤师实力太弱了。”拍拍他的肩,“没关系,红给你,我待会刷完六鸟就死蹲中路了。”

6.辞别。
“我要回恕瑞玛,可能不会再上场了。”沉默了半晌。“你以后记得收敛点,不是所有打野都愿意让红。所以如果有打野拒绝你的要求的话…”认真地对他说,“你就也带惩戒抢他丫的让他自己反对野去吧!”

7.重逢。
“我考虑了很久,留在部落里,没有强劲的对手,我只会享受着安逸,从此慢慢地颓废下去,像我父亲一样,最终变成一个无用而懦弱的废物。”光是想想,便恨得咬牙切齿,满脸深恶痛绝,“时刻都在战斗的峡谷才更适合我。至少在这里,我能寻找到我存在的意义。”
“我,才是真正的猎手。”

8.一方意外死亡。
“对不起。”憋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应该再帮你抗一下塔的…”

9.亲自杀死另一方。
在队友的辅助下终是把砍刀送进了对方的肋下,喷溅出的鲜血浸湿了刀面,但很快便消失了。金币栏跳动着增加了三百六十的数值,看他仰面倒下停止呼吸,自己也气喘吁吁地力竭倒地。
“你确实值得我尊敬。”

写下一句话吧。

如果没有召唤师,没有战争学院,没有峡谷,我们根本就不会认识吧。
也不知道是孽缘,还是说,三生有幸啊。



(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垃圾🙃)
(就难过得一匹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