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城的缝衣针

「Two or Three in Shadow:1」Kayn/Rhaast x Zed(隐劫)


有关于师徒二人从相遇到如今所发生的事。因为官方背景故事还没有完全出来,所以事件的交织可能有错误的地方。没有确切的时间轴,想到啥就写啥,master有什么脑洞我就写什么。不定时更新,坑品不好请大家催催我qaq。

高能预警:
-主隐劫,掺杂少量慎劫(过去式)/烬劫。
-有一定r18描写。但不会马上,肉食系请耐心等待。
-lo主不吃劫攻且厌恶逆cp,请ky退散。
-这里有部分引用了官方背景故事的内容啊,但是句子被我稍微改动了一下,看过就知道了。官方的话,应该不构成侵权的吧?|・ω・`)
-(不定时增加)

以上xxx欢迎大家来找我玩!(´▽`)ノ♪

——————————————

捡到凯隐是一件劫压根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在诺克萨斯人侵入艾欧尼亚衣浦河后的第三天,他率领众教徒赶到了那里。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还没有消散,放眼望去,天地间染上的红色灼烧了他的双眼。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平民的尸体,老幼妇孺,无一幸存,劫甚至还能嗅到那场屠戮进行时,他们绝望的哭叫、讨饶和诅咒。

教徒四散开来寻找几乎不可能存在的生还者。而他踏着族人的血水沉默着前进。影主深入了衣浦河口三角洲,独自一人。就是在那,他遇到了他这辈子最始料未及的事。

在劫的记忆中,最先吸引注意的是划过眼角的一点寒芒。他警惕地将身体摆成防御姿态,却没有发现想象中的敌军偷袭。而目光随意往下一瞟,劫看到了,在泥泞中一一个矮小的身影——那只是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孩童。一个孩子。劫有些错愕,但即刻便了然。诺克萨斯从不吝惜无价值的生命。他们就是卑鄙二字的不二代言人。劫在来之前就听说了诺克萨斯利用童兵来冲前锋的卑劣手段。他们当然知道艾欧尼亚人看到这些被迫送上战场的孩子们会不安,会犹疑。然后呢?然后他们就会在后方将艾欧尼亚人屠戮殆尽。这正是在利用艾欧尼亚人特有的,深入骨髓的恻隐之心。诺克萨斯一边嘲笑艾欧尼亚的愚蠢,一边利用艾欧尼亚人悲悯的天性向瓦洛兰宣告——诺克萨斯绝不留情。

慢慢放松了身体,劫本该干脆地了解这个诺克萨斯人,即使他只是个孩子。但他又有些犹豫,他并不想亲手杀死这样的一个小孩。更何况就算劫什么都不做将他扔在这,他也活不长了。而小孩似乎没有看出劫眼里的迟疑,他高举着一把已被血污覆满的破损镰刀,口中发出不成语句的嘶吼,相当粗哑,许是很多天没有进食或喝水了吧。既便如此,他也拼着最后一点力气,用刀锋比划着这位刺客大师,琢磨着如何砍下他的头颅。

劫几乎要笑了,他忍不住怜悯这个孩子的自不量力。可当与孩子对视时,劫却看到了孩子眼中某种、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身上的东西。男孩的双眼中容纳着超越他年龄的痛苦,明明是稚子,却燃烧着老兵般的愤怒。他执着地想向劫展示着他超乎寻常的力量,又因力竭而一次次失败。这种不屈根本无法由后天习得。影流之主被他的眼神吸引了,他突然觉得,这个在棋局上被诺克萨斯抛弃的小小棋子,若是能收归影流麾下好好训练利用,或许日后能成为将死诺克萨斯的最好武器。

——————————————

第一篇字数相当少啊,我才不会承认是我有点卡壳呢…以后会慢慢变多吧。求求看到了的大家多催催我qaq,我怕我又会咸鱼一坑……

评论(17)

热度(25)